第一章 我给表嫂穿嫁衣

我在晋西北长大,我们这地方,山连山,岗挨岗,经济不发达,娶媳妇的彩礼却一年高过一年,好多人家没办法,只能从外面买媳妇。

  买来的媳妇大多不太如意,不是相貌丑陋,就是身体有残疾,很大一部分,精神上还有问题。

  我表哥是个二流子,初中就辍学了,种地嫌累,打工嫌来钱慢,整天游手好闲,大舅和大舅妈害怕他闯祸,就想给他娶个媳妇收收心。

  大舅家虽然出的起彩礼,也托媒人说了几回亲,可女方到他们村一打听,没一个愿意的。

  最后,大舅和大舅妈没办法,只能给他买了个媳妇。

  表哥运气好,大舅竟然给他买来一个漂亮的女大学生。

  这在他们村子,引起了轰动。

  不过我听人说,那女大学生不是自愿的,是被人贩子骗到他们村的,跑了两次,都被大舅带着人抓了回去,吃了不少苦头。

  这天傍晚,刚吃过饭,表哥就来找我。

  再过几天,他就该结婚了,怎么会有闲工夫找我玩?平日里他挺不待见我这个表弟的,虽说是亲戚,我跟他还真没太深的感情。

  表哥一见面,就着急忙慌的让我跟他走,说大舅在家里等着我,至于有什么事,却死活不说。

  我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,没见过爹妈,所以和大舅这边的亲戚不亲,天马上就要黑了,山路不好走,我不想去。

  这时我爷爷从堂屋出来,冷着脸看了看表哥,最后让我跟着去看看。

  路上走了将近一个小时,我和表哥才到他家,一进门,我发现事情好像不简单。

  村子里几个说话管用的长辈全都在,最关键的是,我在堂屋看到了三舅姥爷。

  三舅姥爷是四里八村的大人物,他们家祖祖辈辈都是神汉、神婆,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人家,不管是红白喜事,还是盖房迁坟,全都要找他算算日子,指点指点风水。

  “东娃来了,你们先出去。”

  三舅姥爷拿着旱烟袋,把堂屋里的人全都赶了出去,只留下我自己。

  听了三舅姥爷慢悠悠的讲述,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原来,大舅家买的那个女大学生一直想逃跑,大舅一家人没办法,只能把她抓回来后,扒光了衣服锁在屋子里。

  谁知这女孩性子烈,知道自己逃不掉,竟然用床单上吊自杀了!

  我听了之后,心里一阵不舒服,这附近村子里虽然有不少买回来的媳妇,可讲究个你情我愿,买这种被人贩子骗来的姑娘,又搞出了人命,算什么?

  说句不好听的话,五雷轰顶都算轻的!

  估计是看出我脸上的不忿,三舅姥爷咳嗽了一声:“东娃,这事你大舅确实做得不地道,可是如今出了人命,捅出去,亲戚们都得跟着受罚,再说,那可是你大舅啊!”

  我虽然没见过爹娘,但不代表我不想他们,人家都说见舅如见娘,我除了相依为命的爷爷,可就大舅他们这一家至亲啊!

  想到大舅家摊上这么大的事情,我也慌了神。

  “三舅姥爷,那咋办?”

  三舅姥爷吧嗒着旱烟袋,说出了他们商量的办法。

  说话管事的几个长辈都认为,这事不能声张,对外只能说大舅家的媳妇刚过门就得急病死了。

  不过三舅姥爷说,上吊这姑娘八字特殊,再加上怨气太重,普通人不能触碰,处理不好,容易引起尸变。

  对于这种事情,我是不信的,我好歹上过学,一向对三舅姥爷神神叨叨的那一套东西嗤之以鼻。

  之所以把我叫来,却是因为三舅姥爷算了算,附近几个村子,只有我的八字够硬,不跟上吊那姑娘犯冲,他们想让我替那姑娘穿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