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沐羽

九年一班教室里,一位苍颜白发的老者正站在讲台前,挥舞教棍,敲打黑板,大声讲着课。

大概是讲的太过卖力,老者那横飞的唾沫,如水花般,四处溅落,引得他四周的学生频频偏头闪躲。

由于是历史课,期末考核的重要课题,所以同学们都听的很认真,很专注。

然而如此积极向上的场景里,却总是存在着一些不太和谐的因素。

此刻,在教室的最后一排,有一位同学正趴在课桌上睡的香甜。

“最后一排的那个同学,你站起来!”

显然,虽然年迈,但老者的眼神却是极好的,这不,这个不和谐的因素终究还是让他给逮着了。

听闻老师点名,坐在沐羽身旁的林旭,脸色微变,赶紧用胳膊肘挤了挤沐羽,想要将他弄醒,可沐羽却只翻了个身,便再没反应。

“羽哥!羽哥!醒醒!快醒醒!”林旭再次用胳膊肘挤了挤沐羽,并小声呼喊道。

“干嘛呀!还要不要人好好睡觉了!”沐羽头也不抬的摆了摆手,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林旭见此情况,顿感不妙,赶紧偷偷瞄了一眼讲台上的历史老师,只见那白胡子老头此刻正死死的盯着沐羽,脸色忽闪忽闪的,一会儿红一会儿绿,一会儿青一会儿白,变化多端,十分有趣。

林旭相信,若是沐羽再不起来的话,那白胡子老头,铁定要炸!

而沐羽大概也感受到了老者的死亡凝视,他突然觉得心中一紧,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,脑中一道闪电划过,“现在好像还在上课!”

这个念头一生,他瞬间就清醒了过来,猛地睁开惺忪的眼,抬头望去,稍稍环顾一下,便见有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他,有厌恶的,有崇拜的,有等着看好戏的等等。

当然这些都不是沐羽所关心的,沐羽现在最在意的是老师的表情,可当他看见被他气的快要抽搐的白胡子老头儿时,他清楚的知道了一件事情,自己惨了。

不过,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,就在历史老师将要发火之际,下课钟声却突然响了起来,“叮铃铃!叮铃铃!”

“下课!”

“起立!”

随着值日生的话语响起,同学们纷纷起身,双手契合,附与胸前,朝着讲台鞠躬行礼,不过同学们的礼,却不是朝历史老师行的,而是向着黑板墙上的那幅挂画行的。

那挂画之上,画有五个人,传言这五人,便是当初拯救了整个人族的五位神明,为了表示心中的敬仰之意,为了传达内心的感恩之情,不知由何人发起,不知从何时开始,人们便纷纷开始参拜挂画上的五人,这恍若虔诚信徒一般的膜拜,似乎已成了人们日常的必修课。

“老师再见”

在参拜完挂画上的五人之后,同学们才向老师行了一礼,问候再见。

“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!”历史老师望向沐羽淡淡说道。

似乎先前的参拜洗涤了这位白发老者的心灵,现在他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,再看不出丝毫的怒气,语气中透露着的也尽是平静。

林旭侧头望向沐羽,眼神里流露出了无尽的怜悯之情,和浓浓的悲壮之意。

他站起身来,沉声说道:“壮士今日一别,不知何日才能相见,饮了这杯酒,你就放心去吧!至于嫂子与侄儿,我会替你好生照顾的!小弟先干为敬!”话闭,便手作握杯式,置于唇前,仰头,一饮而尽,而后双手抱拳,鞠躬以示送行。

沐羽一声冷哼,抬起他修长的腿,狠狠一脚,林旭直接化作一道完美的弧线,消失不见。

而后他昂起了他那高贵的头颅,迈着矫健的步伐,走出教室,只留下了一道华丽的背影,任由众人膜拜。

······

校园中,办公大楼里,教师办公室内。

沐羽先前高昂的头颅,这会儿已经低进了尘埃里,站在历史老师的办公桌前,他低垂着脑袋,一言不发,脸上写满了忏悔之意,看上去无比真诚。

历史老师坐在一旁,口中话语不断,唾沫任意挥洒,语气之中所表现出的,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意味,言语之间流露出的,全是谆谆教诲之意。

半晌之后。

“我跟你说了这么多,你都明白了吗?”历史老师喝了一口水后问道。

“嗯~~”沐羽嗡声作答。

“那你去吧!”

历史老师微微摇头,无力的摆了摆手,示意沐羽可以离开了。

沐羽顿时长舒一口气,只觉心间一阵狂风吹过,以扫落叶之势,卷走了所有的阴霾,他整个人一下子都变得阳光了起来。

“等等!”

历史老师似乎想起了什么,赶紧开口叫住,已经快要走出门的沐羽。

“既然犯了错,总该是要受些惩罚的,这样吧,你把历史课本抄五遍,下个月交给我!”

闻得此言,沐羽的内心,在那阵狂风之后,还没来得及享受阳光,就下起了漂泊大雨,果然狂风之后,吹走的是阳光,带来的是阴雨呀!

沐羽泪流满面。

而历史老师的这一决定,直接导致了沐羽在未来某一段时间里,都不能用手生活,因为历史书是及其厚实的,若是想在一个月之内抄写完五遍,就只能夜以继日的不停赶工,而当他在一个月内抄写完成之后,便发现,自己的手,已经完全麻木,失去知觉了,当然这些都是后话。

现在我们的沐羽同学,正马不停蹄的往教室赶,因为马上就要上课了!

下一节同为期末考核的重点科目——思想课,是沐羽无论如何也不敢迟到的课!

思想老师严厉的教学风格,在全校都是出了名的,若是上她的课迟到,估计会被她吃的骨头渣子都剩不下。

而沐羽对此就深有体会!

回想当年,那是一个寒冬,天还下着雪花,北风呼呼的刮,我们的沐羽同学年幼无知,上思想课不仅迟到,还睡着了,如此大忌,思想老师怎能轻饶了他,于是他悲剧了。

“这位同学既然如此想睡觉,想必是精神不佳,既然精神不佳,那就得多多运动,”沐羽清楚的记得思想老师是这么说的,于是他就被思想老师惩罚,围着操场跑了整整一节课,而由于他们的教室,所处的地理位置,正好可以看见整个操场,所以他,连偷懒的机会都没有。

好不容易挨到下课,他以为这就完了,却不曾想,思想老师竟然让他对着教学楼高呼,“我对不起XXX”当然这个XXX都是些思想家的名字,而那时正值放学,沐羽这一诡异举动,成功引得一众同学侧目围观,沐羽因此全校闻名。

从那之后,众多老师也纷纷效仿,所以但凡放学,隔三差五的,总能看见有同学站在操场上,对着教学楼大喊对不起谁谁谁。

后来等人走光了,思想老师才叫停了他,并为他补上了先前那堂思想课后才放他回家,而从那之后沐羽就发誓,以后绝对不能再惹思想老师,实在是太可怕了!

一路走,一路想,不知不觉竟已行至教室。

当沐羽踏进教室的那一刻,原本热闹如沸水的班级,瞬间就安静了下来,同学们都有意无意的看向他,似乎想要从他脸上发现些什么,可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,沐羽神色平静,看不出有丝毫被训斥过的悲伤与落寞。

“恭迎壮士凯旋!”见沐羽回来,林旭赶忙起身,拉开椅子,迎接沐羽入座。

沐羽假意撩开衣摆,很有风范的坐了下去,望着林旭微微点头,并露出一副你很懂事的表情。

沐羽刚落座不久,上课钟声便响了起来,原本还在打闹的同学也都安静了下来。

紧接着思想老师便到了教室。

思想老师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,一套职业的装束,一张不苟言笑的脸,再加上她那一头及颈的短发,看上去很是精明干练。

“上课”

“起立”

之后便又是一番参拜仪式·····

思想课上的很是枯燥,无趣,沐羽不仅要强忍着睡意,还得装作一副听的很专注的样子,真可谓备受煎熬。

其实沐羽并不是不爱学习,他只是对历史,思想,光耀律法这些课不感冒,可这几门课,却偏偏又是期末考核的重要课题,这就让他很忧伤,有时候他都忍不住思考,学校是不是故意和他作对,怎么专考他不想学的科目。

当然沐羽也是有自己擅长的科目的,比如体育和实验,他就很喜欢,但是这些科目期末是不会考的,而且一周也就那么可怜的几节,学好了也没用。

沐羽听说,只有升学之后,才会重点学习这些科目,但是想要升学,就得先学好,历史,思想,光耀律法这几门课。

短短的一节思想课,在沐羽的感觉中,仿佛上了半个多世纪,当下课钟声响起的那一刻,他真想飞快地逃离这个地方,不过他忍住了,因为他们还得参拜完神明才能下课。

“羽哥,今晚到我家来吧!娘让我叫你来我家吃饭!我听娘说,今晚可是做了很丰盛的菜呢!”因为思想课已经是今天的最后一节课了,所以一下课,林旭便迫不及待的,向沐羽发出了邀请。

闻言,沐羽沉默了片刻,便点点头,“好!”

说完,他便提起背包,往背上一扣,大步流星向外走去,那飒爽的背影,让林旭呆滞了片刻!

“羽哥,等等我!”回过神之后,林旭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了上去。

走出校园,站在校门口,映入眼帘的是高矮林立的楼阁,品类各异的摊点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