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慕白

书房里,空气微凉,冷风顺着半开的窗户,灌进屋来,慕白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他从一堆文书中抬起头,揉搓着疲倦的双眼,望向窗外。

天色渐明,晨光乍现,原来不知不觉间,竟已到了早上。

屋内壁炉中昨夜燃烧正旺的火焰,不知何时已经熄灭。

火焰燃尽后,残存的余温,终究没能抵御住不断涌入的寒流,原本还算温暖的房间,如今只剩冰凉。

“该死,昨夜该让仆人多加些木炭的。”

慕白抱怨一声,赶紧扯了扯衣襟,尽量让衣服紧贴着自己的肌肤,似乎这样能让他感觉到些许的温暖。

初春的星云就是如此,气候尚未回暖,日温依旧冰冷,早晚尤甚。

慕白从座椅上站起身来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缓步走向窗边。

潮湿的空气,混杂着花草的香味扑面而来。

他忍不住深吸一口,那熟悉的清香是他眷恋的味道,工作一夜后喷涌而出的疲倦,在这一刻似乎都消散了踪迹。

窗外小院中,有着淡淡的雾气残留。

前些时候移栽到院中的花草,在若隐若现的雾色萦绕下,显现出了一种别样的美。

慕白的嘴角也不由的勾勒出一丝微笑。

这些花草,都是他从家乡带来的。

万里旅途,一路之上颠簸跋涉,虽然保管妥善,但还是枯萎死亡了不少,剩下那些成功熬到星云的,都被他种到了这小院之中。

如今看着它们日渐丰茂,慕白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

长这么大,第一次出远门,这些从家乡带来的花草,便成了他思乡之情的唯一寄托。

计算着日子,今天已经是他来到星云城的第十五天了。

可半月的时光,依旧没能让他完全适应这里的生活。

尤其是这里该死的天气。

他从来没有想过,在这个世界上,竟然会有一个地方,到了春天,还会这般冷冽。

忽如其来的冷风,就像是行刑者手中的利刃,它会一层一层的剥削着你的肌肤,刮穿你的皮肉,剃透你的根骨,让你痛不欲生。

慕白冷的牙直打颤,于是他赶紧关上窗户,回到房中。

书桌上,摆放着的满满当当的文书,他已经花费一夜的时间,看了个七七八八,有些事情在心中已有了定数。

不过,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因为目前他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。

作为星云城的新任城主,他到任半月,却鲜有人知。

直到前两天,他才刚派人通知下去,准备今日在星云城的中央广场,进行一场就职演说。

其实,这样的面子功夫,他是不太愿意干的。

不过听下人们说,之前每一位到任的城主,都会进行就职演说,这事儿,似乎已经形成了传统,他觉得,既然是传统,自己还是因该遵守一下。

“谢一二!”

慕白重新坐回到椅子上,冲着门外大声喊道。

片刻后,便有人推门进了屋子。

“你在门口守了一夜?”

谢一二能够如此快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是慕白没有想到的,于是出于好奇,他便问了一句。

“是!”谢一二淡淡说道。

慕白瞬间震惊,直勾勾的看着谢一二。

谢一二穿的并不多,甚至可以说很少,就一身单衣长裤,外罩湛蓝锦袍。

他实在难以想象,这家伙居然在门外站了一夜。

这么冷的天气,慕白确信,如果是他,别说在门外站一夜,就算是站一个小时,一分钟,他都会受不了的。

厉害,厉害!慕白在心中不禁感叹道。

“大人,您有什么吩咐吗?”

谢一二并不知道,他的大人已经在心里对他狠狠的佩服了一番。

当然,就算他知道,也不会放在心上,作为一名经过严格训练的护卫,抵御这样的寒冷,对他而言,简直就是小事一桩。

“今日下午就职演讲的事儿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慕白搓着冰凉的手,一边哈着气,一边问道。

“都已经准备妥当,请大人放心!”

谢一二的话语,永远都是这样,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,让人听不出其中的悲喜。

慕白对此,倒是早就习以为常。

“准备好了就行!妈的,这鬼天气,真的冷死个人,希望今天能出点儿太阳吧,不然下午在中央广场演讲,估计得把我冻死!”

慕白已经开始祈祷起来。

见慕白似乎已经没什么要吩咐的事情,谢一二就准备要退下,结果刚转身走了两步,就被慕白给叫住了。

“哦!对了,那个异族的事情······”

谢一二不得不停下步子回答慕白的问题。

“大人放心,这事儿也已经办妥了,午后的处刑台上,您一定能见到那异族!”

“该死,为什么非要让我干这种事情,你知道的,像我这样纯洁善良的小伙儿,怎么干的出杀人的事儿!哦,对,它不是人,可即便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