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季浮生

酒馆里,灯光昏暗。

季浮生站在吧台后方,擦拭着手中的酒杯,神情哀伤。

因为下午刚下过一场小雨,天气有些冷,而经过雨水冲刷的后街区,又满是泥泞,行人难以下脚,所以地处后街区的小酒馆,今晚生意不是很好,客人只有三桌。

一桌在墙角处,几个男子,正在划拳行酒,声音异常吵闹,一桌在屋中间,三个穿着略微暴露,长相美丽的女子,也不知是谈论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笑的很欢,还有一桌在靠近门口处,只有一人,是个大腹便便,一身横肉的中年男子,他只安静的喝酒,一杯接着一杯,完全不理会旁边的热闹。

这样喝迟早胃穿孔,季浮生看着靠门口那一桌的中年男子,微微摇了摇头。

这样的人他已经见过太多,或是生活上不如意,或是近期受到了什么打击,或是内心的抑郁之情无法排解,诸如此类种种原因,得不到解决,就只能借酒消愁。

不过这类人,却是季浮生最乐于见到的,因为他们来到酒馆之后,什么也不干,就只管喝酒,往往一晚上能喝掉不少酒,以前他酒馆就来过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一个人和闷酒,而且还专挑贵的喝,一晚上就足足喝了有一万贝,那一次可让他赚了不少呢!

“老板!上酒!”那位一身横肉的中年男子,倒了倒手中的酒杯,发现已经涓滴不剩,于是便扯开嗓子大声喊道。

“好嘞,您请稍等!”

季浮生答应着,稍稍瞟了一眼中年男子那桌,在确定他喝的是什么酒之后,转身就从身后的落地高酒架中抽出一瓶一模一样的送了过去。

“亲爱的客人,这是您的酒,您请慢用!”

季浮生弯下腰来,打开瓶盖,微笑着为中年男子倒好酒。

“亲爱的,谁他妈是你亲爱的!”

大概是喝的太多,中年男子有些神志不清,也不知道季浮生这句话刺激到了他哪根神经,他一把抓住季浮生的衣领子,从座位上猛然站起,然后抬起另一只手,直接将季浮生的脑袋按在了桌面上。

脑袋撞击桌面发出砰的一声巨响,

桌上的玻璃酒杯也因为桌面发出的猛烈巨颤,直接掉到了地上,啪叽一声,摔了个稀碎。

季浮生却没有因此而生气,反而笑着说道:“我最尊敬的客人,实在抱歉,是我用词失误了,请您原谅!”

中年男子似乎怒气未消,仍旧按着季浮生。

“尊敬的客人,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,我向您道歉,但是您能不能先放开我,我这样有点儿难受啊!”季浮生的脸虽然被压在桌子上,但他依旧保持着微笑。

“你他妈能不能别笑了!”中年男子一脸怒气的冲着季浮生吼道。

“好,好,好,我不笑,我不笑!”季浮生立马就收起了笑意。

这时中年男子才缓缓放他。

“尊敬的客人,实在抱歉都是我不好,希望您大人有大量,原谅我!”季浮生一个劲儿的陪着不是。

见季浮生的态度如此诚恳,中年男子也不再说什么,只是摆了摆手,示意他赶紧滚。

季浮生却并没有立马离开,而是指了指桌上他刚拿来的那瓶酒,轻声问道:“这瓶酒您还喝吗?”

“你他妈,这不是废话吗,我让你拿酒来,我不喝,难道盯着看啊!”中年男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